【歐時評論】中國發力金融監管的四重意義

發布時間: 2019-11-28 21:19:54   來源:歐洲時報 作者:歐洲時報評論員 瀏覽次數: 評論:0

【歐洲時報】中國央行日前發布金融穩定報告,對2018年以來中國金融體系的穩健性狀況進行全面評估,并作出“金融風險由前幾年的快速積累逐漸轉向高位緩釋,已經暴露的金融風險正得到有序處置”的判斷。與此同時,官方財經媒體的報道稱,多部門正密集謀劃一攬子舉措,加碼重點領域金融風險防范,全面清理整頓金融秩序。此外,中國正加速出清互聯網金融領域的風險,尤其對互聯網借貸的整治聲勢浩大……種種跡象表明,中國近期正發力金融監管。

過去,談論中國金融監管存在的問題時,輿論常有“一管就死,一松就亂”的說法。那么,這一輪金融監管又將沿著怎樣的軌跡發展呢?實際上,過去幾年一系列“去杠桿”措施的實施,已經對不少企業特別是民營企業的資產負債產生了復雜影響,并改變著微觀主體的行為方式。對這些措施的效果,民間頗有爭議。這種情況下發力金融監管會不會對增長放緩的中國經濟再添壓力,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

首先,這輪金融監管是對中國經濟受內外部多重因素影響作出的回應。全球范圍內貿易保護主義情緒的加劇導致金融市場對貿易局勢高度敏感,不確定性增強,中國國內過去幾年各類金融活動的增量風險本就處于高位,市場異常波動情況也曾多次發生。這種情況下,需要平衡好穩增長與防風險之間的關系:一方面完善金融監管制度,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另一方面,需要針對不同風險分類施策,保持金融市場平穩運行及對實體經濟的正向傳導。實際上,過去一年多中國金融監管的種種施策都是圍繞這一核心在運轉。

其次,這輪金融監管是中國金融監管體制進行重大調整之后的系列應對之一。2017年中國“金融委”設立,2018年銀監會與保監會進行合并,這些都是中國金融監管體制的重大調整,意味著金融監管框架由過去的“一行三會”格局轉變成“一委一行兩會”格局。這種調整實際上是在強化金融監管過程中的統籌、協調、整合功能,以應對金融業務交叉越來越多造成一些監管真空、灰色地帶的情況,并打破過去各管一頭形成的利益分隔甚至利益集團現象。可以看到的是,在新的監管格局下,近兩年銀行、保險領域的“野蠻人”現象得到了明顯遏制,“影子銀行”和交叉金融風險也持續收斂。

第三,這輪金融監管是對金融科技公司、互聯網金融等新型金融業態蓬勃發展帶來風險的應對。過去幾年,中國的互聯網借貸、小額貸款公司等發展迅速,在一定程度上豐富了社會融資渠道,但由于定位不清、管理薄弱、監管不足,也催生了集資詐騙、放高利貸、暴力催債等問題。此外,順應區塊鏈、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新技術在金融行業應用的發展態勢,也需制定該領域金融監管的行業標準和長效機制。

第四,這輪金融監管是對當前中國經濟社會運行實際的一次檢驗。過去幾年,伴隨互聯網、新技術的創新突破,金融科技的發展也水漲船高,由此產生了各類金融衍生品,中國官方基于經濟轉型需要以及過去發展中“先行先試”的傳統,給予了相當程度的創新和試錯機會,中國民間則越來越接近“金融社會”,在享受移動支付、共享經濟等便利之時,也對“錢生錢”有了更大的期待與實踐。由此產生的副作用就是金融對實體經濟的關照不足,以及民間對金融產品的盲從。近年來,幾乎每個網貸平臺“爆雷”案例背后都是數十萬投資者的夜不能寐。無論是從經濟發展階段,還是社會文化心理、金融知識儲備來看,中國當前都需警惕出現金融衍生品過多、過濫的情況,盡快找到平衡監管科技與金融科技的“沙盒”。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金融監管的調整都與經濟發展和市場變革有著密切的聯系。當前中國經濟面臨復雜的內外環境,也需與之更加吻合、配套的金融監管體系。從近兩年的實踐來看,加碼補足監管短板、加快建立協調機制,藉此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的攻堅戰,是這一輪金融監管發力的顯著特點。

(編輯:原野)

分享到:

熱門推薦

分享到:
11选5规律